half nelson

Half Nelson,片語,也是摔角的術語,意指「(摔角)半扼頸(從對手背後以一臂穿過腋下反扣其頸背)。」言下之意,是一種將對手擒鎖住,使之無法動彈的摔角招式。用以當作《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的片名,要表達故事主角的實際生活和心理,都處在一種受到制肘、動彈不得的狀態。

電影的故事在雜亂中仍緩慢帶出主角生活所處的混亂:曾經信仰著社會需要透過衝撞、對立和運動才會逐漸取得這世界該有的自由、權利與和平,卻因外在世界的變化不如自己的想像,加上生活中持續發生的不順遂,包括女友的出走、教學工作不斷遭到校長警告、新戀情被自己的心理狀態搞雜…這一切令自己躲入了毒品的慰藉中,不但無法自拔,更加深原有的那種受制且混亂的狀態。

於是,即使在公民課上教導民權法案時,主角另類地不從法案內容著手,而強調每次法案催生背後的抗爭運動,並由此企圖告訴學生,歷史的演進是對立和運動所促成的改變,民權法案是場血淋淋的歷史鬥爭成果。相較於此,私底下的他,像是失去了具體的鬥爭對象,只能痛苦且抽象地和自己的生存狀態搏鬥,掙扎地活在這團混亂當中,並在毒品的麻痺中暫時忘卻這些困擾。

這團擾動不安、卻又無所吋進的混亂,在年輕女學生碰見正在吸毒的自己之後,產生了微妙的變化。這次無意間的碰見,打開了主角和女學生的進一步互動,也逐步揭露了女學生所身處的混亂環境:單親且住在貧民窟的她,身邊環繞的是貧窮、毒品、幫派和性,她無力於改變身邊的任何事物,她所能做的,是儘可能在如此不利的環境下,勉力自持;瞭解到女學生狀況的主角,主角本著作為師長的關心與自己所持的理想,想出一份力協助女學生脫離這樣的狀態,卻被毒販指出他的所作所為充滿矛盾和自以為是,認為他不該帶著白人的傲慢多管閒事,更認為一個吸毒的老師沒有資格介入或幫助任何學生。

這個介入與不介入都不是的兩難狀況下,加上主角因感情的莽撞而危急自己的工作,更加重了這個動彈不得的狀態。面對這一切的不順遂,主角選擇繼續躲在毒品的世界、躲在自我安慰的窩裡,拒絕再面對這個世界。加上崩世光景(Broken Social Scene)那充滿迷幻情調的配樂,更加強了電影意圖呈現的那種游移不確定,卻又不得不耽溺的氛圍。

在這樣的氛圍下,電影並不想給出任何具體的結論,只透過女學生對這段友誼的堅信,前去敲開主角的房門,並反過來給主角上了一課,讓他知道,她並未放棄這段友誼,也並未放棄自己,在那樣的環境中,她所能做的只是儘可能的自持,這種自持便是對於現狀最大的對抗和轉變。主角對此所能做的,便是將自己那團不羈的鬍子剃乾淨,並對女學生相視一笑,彷彿在問對方:「你/妳,今天改變了沒?」

而歷史上所有對立和運動所促成的改變,在這場相視一笑也的場景中,似乎被倒轉過來:改變並不是對立和運動的結果,而是每個不斷和環境對抗和掙扎的生命,願意在勉力自持且進退兩難的情況下,作出那一丁點可能產生對立和運動的改變。

這樣相比之下,電影將中文片名取為《我的左派老師》,不免落入一種想要吸引一些(想)自命為左派或文青的觀眾,或製造一種狀似抵抗的文藝感,這種作為反而有矯揉造作之感。當然,不是所有左派都吃這個中文片名,也曾聽過朋友抱怨這部電影,內容是說:「那個片名讓大家以為左派都那樣,誰說左派是像電影呈現的那樣!」當然,這是中文片名的誤導。回歸英文原片名並對照內容,,電影並沒有特別指涉主角是個左派。有的頂多是主角那充滿社會運動色彩的思考和教學方式,但社會運動不等於左派,電影也無意替任何政治立場背書,而只想呈現另一種生命陷入泥沼的狀態而已。
創作者介紹

世界劇場

ichde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