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南西都提到她爸那令人難以理解的科技使用和科技產品觀,那我也來說說我爸對科技產品的態度和使用方式。

我一直隱隱然覺得,我們父母輩跟我們所身處的時代,有著極大的差異。至少,就我而言,科技產品的日新月異是我們從小就親身經歷而且習以為常。相反,我們父母輩,在戰後的農家或小城出生,真正見證到科技像個巨大齒輪,驅動台灣社會前往一個樣貌完全不同的世界時,已經是他們25歲、甚至30歲之後的事了。

更加上我爸是個陳腐公務機器的螺絲釘,身處在這種變化感受性的末端。然而,即使是這樣,他也還是對科技抱持著完全沒有理由的好奇和樂觀。只是,他那個來自公務員的極端保守和小氣性格,對應上他對科技的好奇跟樂觀,反而產生詭異的結果。

先不論我家在VCD(還不是DVD喔!)都快要取代錄影帶的時候,他才願意買一台錄放影機,並認為這是種「先進」行為。他真正對科技產生極大興趣,還真的是個人電腦普及之後,所產生的結果。於是,我國中的時候,他以「學電腦」之名,買了台486的國眾個人電腦(當時還是Dos系統),但用了兩三次的倚天中文系統練習之後,那台電腦就被我用來玩遊戲了。

在這之後,電腦就以異常快速的方式發展,他也因為投入外勤的關係,很長時間沒再碰觸電腦。等我進大學之後,組了人生第一台賽揚466的電腦,當時已是WWW發展沸沸湯湯的時期(相較於Web2.0,這階段還真的是十分初階),政府各機關也逐漸開始將所有行政系統E化的時期。大概從那開始,他又開始以為自己注意到科技的最新進展,有事沒事就開始問我:「你現在中打幾字?」並抽空去上一些政府補助的電腦課程,教的大概就是Windows基本操作、Word和Excel的基本使用方式之類的,但大概年紀大了,都沒辦法學好,之後還是使用一指神功慢慢摸。然後,每次看到我在線上以他沒辦法理解的速度key著鍵盤在BBS和MSN跟朋友聊的很開心,他都以一種讚嘆的語氣說:「喔!我看你電腦現在很厲害喔!打字很快!」(但我只是在跟人家聊天而已,這跟電腦厲害有什麼關係?)

大概是感受到網際網路帶動世界所影響的範圍無遠弗屆,等到數位相機剛開始普及的時期,他突然打電話過來問我意見,說是要買一台Sony的相機(沒錯!他是個奇怪Sony控,只認品牌,沒在認產品本身在該領域的評價)。沒多久,他花了將進兩萬塊買了他人生第一台200萬畫素的Cyber-shot。我當年還真的被他這舉動嚇到了,想說他難得花錢買奢侈產品。但事實證明,那台Cyber-shot並不太好用,而且他大概買來的前三、四年,用的次數不超過十次(都是我在用,哈哈!),記憶卡也始終沒超過256MB。他像是保存文物般的存放著那台機器,不希望它因此而損傷;卻沒辦法理解,科技產品總是一波一波的推陳出新,幾乎每兩年就面臨遭淘汰的命運。他不是那樣使用東西的,他把那些東西都當成是傳統家電在用,想像它只有幾種少數可用的功能,並希望它能夠用一輩子。

當我瞭解到科技產品雖然日新月異,卻也壽命極短時,我一點也沒辦法單純相信「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或單純相信科技能夠解決一切。相反的,科技製造的問題可能比它解決的問題還多;它所帶來的進步,可能是毀滅的前兆。可是,對我爸來說,他只看到科技令他驚奇的那個部分,並拿著早已停產的過氣產品,沒理由地讚頌這一切。

這幾年退休後,他終於有較多時間使用數位相機,但用的還是那台Cyber-shot。不肯換的原因大抵是他覺得還沒壞,加上他不肯花超過5000元買數位相機,在比較多款低價相機之後,他居然想連那5000元都想省下來,這個新的購買計畫也就持續延宕下去。可他至少還知道,為了省錢,可以把相片存在硬碟,甚至燒錄出來。他也逐漸養成學會操作些電腦的簡單功能,甚至還把操作步驟抄下來。只是,我實在難以想像,當我手機上的相機都已具備320萬畫素,市場上也都已經推出配備千萬畫素相機的手機時,我幹嘛還要拿一台那麼大的Cyber-shot去外面照相?
創作者介紹

世界劇場

ichde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