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 man

  在電影裡,鋼鐵人誕生自一個徹底扭轉主角世界觀的事件,這個世界不只改變了主角的命運,更改變了整個世界。因此,電影也就從史塔克(小勞伯道尼飾)遭到攻擊和綁架的事件開頭,再由此倒回說明主角在事件的前後究竟發生了什麼轉變。

  事件發生之前,史塔克是個軍火工業鉅子的小開,小小年紀就是專業工程師兼發明家,更在年輕時就繼承父業,並讓家族事業推上另一個高峰;個性豪放不羈和花花公子的他深信,只要有威力強大的武器足以令對手恐懼,美國政府便能用這些武器維持世界的安全和秩序。所以,就算別人罵他是死亡商人,他也不以為意,仍以發明和販賣武器為業,並醉心於發明的工作裡。

  當他遭到宣稱是自由戰士的恐怖份子綁架,並在綁架過程中留下幾乎致命且難以抹滅的傷痕時,他才親身「體驗」到,他所製造出來的武器是如何可怕,並流入暴徒和野心家的手中。藉著和綁匪協議,他佯裝答應他們要製造出威力強大的新款飛彈,不但因此藉這機會替自己換上一顆新的心臟電池(運用電磁力防止炸彈碎片跑進心臟),還替自己打造了一件可攻可守的鋼鐵衣,成功逃出遭囚禁處。

  心臟電池和鋼鐵衣不只是讓他繼續活下去和逃出去的工具,更是他「重生」的象徵,以及他重生之後必須擔負的命運和(儘管可能矛盾的)人生目標。因此,在他逃脫並回到國內之後,他的第一個決定就是關掉武器工廠,並準備投資發展新能源(亦即,他的心臟電池之原理即是小型能源爐)。可是,這個決定馬上就被合夥人與合作廠商否決掉,使他被迫低調;在低調的時間裡,他換了一顆新電池,並持續改良鋼鐵衣。

  正式完成鋼鐵衣的改良和測試之後,史塔克也終於得知,他的合夥人為了賺錢不擇手段,不但搞雙面交易,還希望他在公司失去地位,是個徹底沒良心的死亡商人。(在後續的劇情發展,確定了合夥人就是大反派,攻擊綁架的事件也是他一手安排)一氣之下,史塔克決定穿上他的鋼鐵衣,著手摧毀那些違反雙面交易所流出的武器,維持他所信仰的價值。

  然而,史塔克究竟信仰什麼樣的價值,整部片並未明確交代,他的立場隱約可見卻又搖擺不定。在剛逃出升天之後,他的決定是放棄整個武器產業,以能源產業替代武器生產,這時的他,儼然是個非暴力的反戰和平主義者;但這個無法落實的決定,迫使他必須接受現實,令他遁回純粹的工程師和發明家工作,也證明他消除不了發明和改良鋼鐵衣的熱情。當他穿上改良後的鋼鐵衣,跑到阿富汗摧毀那些不該流出卻又流出的武器時,他的舉動不只是自家清理門戶而已;這個以自己製造出來的武器,摧毀自己公司製造和販賣的武器,可說是史塔克工業的內部自體免疫的啟動第一步;當合夥人取得史塔克最初在阿富汗製造的鋼鐵衣原型樣本,並加以改良之後,兩人不可避免的對決,再次成為這個內部自體免疫的第二步,若是合夥人贏了,史塔克工業不但擁有製造威力強大的鋼鐵衣的能力,也將徹底成為一個只以金錢和武力為衡量標準的企業;當然,結果是作為主角的史塔克贏了,合夥人最終死在自己的自負,以及自己工廠的大型能源爐手上。

  電影在史塔克出人意表地承認「我就是鋼鐵人」之處結束,讓我們暫時無法知道史塔克及其工業將何去何從。然而,史塔克的勝利象徵著史塔克工業的自體免疫完成了一系列的免疫作用,這一系列的免疫作用,既確定了史塔克和死亡商人的過去暫時做了了斷,也確定史塔克工業不會是只以金錢和武力為衡量標準的企業。可是,「不再只以金錢和武力為衡量標準的軍火工業」,該以什麼樣的原則來做生意?該以什麼原則來看待自己製造武器的事實?強調合理使用的政府就是個可信賴的合作對象?甚至,無法不製造武器的企業,真能和惡名昭彰的過去徹底切割嗎?

  因此,攻擊和綁架的事件作為史塔克的人生轉折點,並未使他在做出決斷並完成企業內部的自體免疫工程之後,就確立了他接下來該如何作為的方向;相反的,一系列自體免疫的完成,帶來的是一系列更困難的提問和回應,以及未來更多潛在的自體免疫,以致於他對他的所做所為,以及他的立場最終只能以搖擺告終。以能源開發替代武器製造或許是企業轉型的方式,然而,鋼鐵衣儘管不以攻擊為主,鋼鐵衣所能作為武器的來源,卻正好是能源供應來源所產生的熱力和衝擊力;與合夥人對決時,也是能源供應器的放射和爆炸才讓史塔克獲勝,在此,能源和武器幾乎難以區分,這也呼應著合夥人在對決時,對他的嘲諷:「想清除武器,卻造出最厲害的」;再者,片尾的附加片段進一布讓我們了解,史塔克願意接受國家以維護眾人安全為名的征召,將他的武器用在他認為「好」的方面,可是,武器的使用,永遠無法保證它會如何被使用,也無法保證它可能被誰使用,更無法保證它會導向何種使用結果;武器不但無法消除和避免,它所導向的結果也是未知數。所以,儘管能源和武器使他重生,並讓他重新思考信仰的價值和人生的方向;可是,能源和武器卻也不斷反諷和考驗他「向善」的意圖。
創作者介紹

世界劇場

ichde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