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日(週五)那天傍晚獨自去吃晚餐,餐廳很大,自助飲料和熱湯的吧台把客人的座位格成兩區,每一邊各有一台電視讓客人可以邊看電視邊吃飯。我找了靠門邊位置坐下,客人還不是很多,所以我坐的這區有幾個員工跟著偷閒在看電視,看的是三立都會台的「學校沒教的事」。

  要不是餐廳的員工在看這節目,我還壓根不知有這節目的存在,更不知道這節目有超強的諷刺和娛樂效果。印象中,以「學校沒教的事」為主題的節目,好像斷斷續續都有播過,但大多是益智遊戲或談話節目的變形,主持人通常較為知性,並帶領一群12到16歲的小孩探討一些升學體制不太重視的人生議題;相反的,三立的這節目倒不屬於我印象之中的「學校沒教的事」。

  首先,主持人找來的是黑人,找來的小孩大約都在9-12歲之間。這時候,這節目的定位也就不是青少年知性節目,而是更接近兒童節目。既然黑人是主持人,節目的進行方式也類似兒童版的「黑澀會美眉」,每集設定一個主題,讓每個小孩秀一下他們為這主題準備的「作業」和「心得」,並邀請來賓跟這些小孩來「互動」。

  當天「學校沒教的事」的主題是「寵物」,所以,黑人自然就詢問這些小鬼頭們有沒有養寵物、對寵物有何想法,並問他們有沒有帶寵物來給大家看依下。沒想到,小鬼頭們有的寵物還真是五花八門,從狗、兔子(不知道為何沒有貓),到魚、獨角仙的幼蟲、松鼠…都有。黑人要他們把寵物一個一個拿上來給大家看,問問小鬼頭平常如何和寵物相處和互動,如果有特殊技能,也可以表演給大家看。這一連串小鬼頭的寵物秀裡,有個小孩A(抱歉,名字我還真的記不起來)拿了個包著黑布的大籠子出來,黑人問他裡面裝的是什麼,小孩說是松鼠。接著,黑人要小孩A把黑布掀開來,讓大家瞧瞧松鼠的樣子。結果,小孩A半遮半掩地把黑布掀開,只見松鼠在籠子裡焦躁地跳動著,不到五秒鐘,小孩A就急忙地把黑布又蓋回去。

  黑人問他:「大家還沒看夠,你怎麼那麼快就把布蓋回去了呢?」

  小孩A:「松鼠是夜行性動物,牠怕光,所以要趕快遮起來。」(看來我的自然科學知識還真差,不知道松鼠是夜行性動物)

  黑人不想放棄,繼續哄騙小孩A再把布掀開給大家看看,小孩A又半遮半掩地把黑布掀開,然後急忙地想把黑布蓋回去,松鼠也持續在籠子裡亂跳亂竄。黑人馬上暫時阻止小孩A,並問他願不願意把松鼠從籠子抓出來給大家進一步瞧個仔細。小孩A繼續重複夜行性動物這套說法,並企圖把布蓋回去,但在言談中,已逐漸透露出他根本就怕他帶來的這隻松鼠。

  就在黑人連哄帶騙的詢問下,一方面問這隻松鼠的從哪來,另方面問這小孩A平常怎樣跟松鼠互動。說著說著,小孩A終於承認他很害怕這隻松鼠,並開始嚎咷大哭起來。黑人不得已之下,讓小孩A把布蓋回去,並試圖安慰他恐懼的情緒。就在小孩A嚎咷大哭、驚魂甫定、且不斷重複松鼠的可怕的同時,在場參與的另一個小孩B居然也跟著哭了起來,於是黑人把小孩B叫出,問他為何會哭,是因為他也害怕松鼠嗎?
  結果,小孩B回答說:「就…想到我家的吉娃娃(他說的是狗的名字,但我連狗名也忘了),看了很感動!」

  就在這荒謬的情節裡,黑人居然還擠得出話來,順著小孩B的回答說:「所以,你們看,小孩跟寵物也是會有感情的,對不對!?」小孩A跟小孩B紛紛同意地點頭。

  在我被這節目弄到內心狂笑不已的同時,卻聽到另一側的電視持續傳來尖叫聲,我以為另一頭的電視在播恐怖片之類的。可是,這尖叫的聲音聽起來卻又不像是電影式的聲音。循著聲音往遙遠的另一頭電視瞧,好像是年代新聞。這不免引起我的好奇,是發生了什麼事,新聞台怎麼會傳來持續的尖叫聲?

  特地跑去另一頭的電視看,才發現是大學生在行政院前靜坐被驅離的新聞,尖叫聲來自於Live現場,一群女大學生被警方驅離的尖叫和抗議聲。原本被「學校沒教的事」弄到狂笑不已的心,在看到這樣的新聞時,心裡也不免跟著一沉。可是,當我步出餐廳仔細一想,在學生們選擇以違法靜坐來表達訴求,然後遭到警方的驅離對待,雙方一拉一扯間(當然是警察試圖拉扯學生離開行政院前),無力抵抗的學生最終只能將所有的理性話語化為一聲聲的尖叫,聽命行事的警察只能以完成任務來抗拒任何的思考,媒體則噬血地在現場極力捕捉精采的一刻時,這一幕的荒謬性完全不亞於小孩A和小孩B的嚎啕大哭;「學校沒教的事」不只是電視固定播出的節目,更發生在每日播送的新聞之中;甚至,日常生活中數不清的大小瑣事,都是學校沒教的事,也都實在地透露出它們的荒謬性。

創作者介紹

世界劇場

ichde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