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隔日,本想展開我充實的論文新年,所以就扛著大包小包要還各校各圖書館以及自己要看的書,加上跟所上借來的筆電,難得一大早心情愉快地驅車前往我的國圖小間。早上果然人比較少,車位也不難找,我就拿著我的書和筆電,快樂進入國圖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誰知道,一到櫃檯詢問,櫃檯查了很久才告訴我:先生,你這次續用申請沒有成功耶!「什麼!我心裡想:那怎麼不早跟我說!我月底使用的次數雖然不多,但還不至於完全缺席阿!」不過算了,國圖就是會發生這種事,相較於中和某「國家級」圖書館,他們還稍微專業些。這樣一來,我也只好摸摸鼻子,上樓把東西收拾收拾然後回家了。

我以為我之前已把大部分的東西拿回家了,誰知道資料和書籍整理起來,也還有三大袋書要帶走,外加我的筆電和我的包包,東西還真不少。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東西拿到車上準備回家,可是東西太多得慢慢整理,機車座位的車廂已經被我要還的書佔滿,剩下的東西就只能往前置座架放了。可是,東西真的太多,我只好先把筆電放在隔壁機車座位,國圖帶出來的三袋書放在地上,先把機車牽出來,再把東西一樣樣放回去。

好不容易把車子塞滿,左右看看沒有來車,就這樣人車滿載地回家。一路上一直在想,研究小間沒申請到該往何處去,待會該怎樣處理手邊的東西,要怎樣安排接下來工作的順序,該如何繼續接下來的一天…一陣胡思亂想,已經騎到總統府後面,但怎麼想都好像覺得有什麼東西想不起來,又好像是少了什麼東西。於是,我稍微瞄了瞄我車上滿載的行囊,反覆想了想有無遺漏任何東西。突然之間,我發現筆電不在車上、車廂裡,也不在我身上!那麼…筆電還在隔壁的機車座位上!!我當下馬上掉頭,往國圖方面狂奔,既怪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也暗自煩惱筆電被拿走的機率甚高,要是真拿走,這下要賠償的費用可拿不出來。

就在我快要狂奔到當初的停車格時,我遠遠看到筆電還靜靜躺在隔壁的機車座位上,一顆原本擔憂的心,驚喜到簡直快要跳出來。可是,就在我機車快要衝到筆電前的時候,一名身穿夾克、深色衛生衣與拖鞋,狀似在附近遊蕩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將筆電袋拿走,並把袋子藏在夾克裡。我看到這一幕,立刻衝到他面前對他大吼:「你在幹什麼!」

他被我一喝之下一度露出驚恐的表情,但馬上就回應:「這是你的喔?那還你嘛!」我從他手上接過筆電,但車子也剛好被行道樹旁的磚塊絆倒,結果連人帶車跌了個四腳朝天。這人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準備幫我把車子和散落一地的東西拿起來,我擔心他會趁機把任何可能的東西拿了就跑,拒絕接受他的幫忙,但他卻不慌不忙地等我整理好,正準備發動車子時,開始對我說:「喂!先生!我幫你看這東西好久了,你難道都不需要給我什麼嗎?我要的不多,500塊應該不過份吧!(這段都是用台語說)」

本來想回應他什麼,但總覺得一肚子怒氣說出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好話;而且我也擔心回應他只會跟他糾纏不清,所以我選擇閉嘴。但這人卻一直在我旁邊歲歲唸說:「你這讀書人怎麼這樣,我幫你看了這麼久你還不知道回報,你說不說道理阿…(請用台語自行想像)」之類的話,並試圖吸引路人來替他討公道。我本來一度將車子發動,他還迅速把鎖匙拔掉丟到地上,企圖趁我東西很多來不及拿鎖匙的時候搶過去,但好險我馬上用腳採住鎖匙,並盡量動作迅速地撿回來發車。

車子發動之後,他還是檔在我前面持續歲歲唸,並把「回報」的費用降到300塊。說真的,我那時還真的一時心動,想說乾脆拿錢打發他算了,但我突然想起,皮夾只剩下100塊,想給他也不夠,就索性心一橫,開始想辦法逃。我先是開始倒退,但他持續追著我說著類似的話,並繼續試圖吸引路人替他評理;待我退到一個足夠的空隙時,我想稍微打發嚇唬他,就隨口說了一句:「你要的話,我們就去警察局談阿!」怪大叔還立刻回應:「好阿!那我坐你的車跟你一起去!」

可是我心想:一來是我懶得跟你跑警察局弄成這樣;二來是你都敢去警察局了,想必已想好向警察扯蛋的話,那就更沒完沒了;三來是,誰要讓你上我的車阿!就在我們僵在倒退的空隙時,有個機車騎士剛好正在停車,怪大叔想吸引這人替他「評評理」(但這人其實也沒理他)。就在這個時候,不但有了空間的空隙,更有了個時間的空隙,趁此這機會,我不理會他,馬上驅車離去,結束我驚險的上午。
創作者介紹

世界劇場

ichden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